辦公室外頭施工隨著年節即將來臨而接近尾聲,

中午似乎正在進行最後的油漆還是黏什麼板子的工程,

從走廊飄進陣陣的強力膠+油漆味。

 

憋氣進門亦或是低聲咒罵,

那味道的確是不討喜,不習慣的人甚至可能頭暈或是疼痛的,

然而中午等電梯是阿伯那裹著束腰、捧著便當,頂著斑白頭髮的背景卻是那麼的...

該說震撼嘛? 好像也不是,

只是就那樣悶悶的,延續了整個下午直至現在。

 

只是想說聲,謝謝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kangonegro 的頭像
kangonegro

Gu A Gua

kangonegr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